前言

正確食物就能預防、甚至逆轉疾病(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完全不需使用藥物。
不吃「含糖食品」(甜點、珍奶、罐裝果汁、養樂多、汽水、巧克力、雞排...)是邁向健康的第一步!
「植物性飲食」比較健康。建議少吃肉、水產、奶類,除了不健康外,許多都有化學殘留
藥物治療往往只控制表象(血糖、血壓、症狀等指標),而非根除疾病。
科學研究及官方指引(營養指引、臨床指引、用藥指引...)受資本主義及利益團體(如糖業、速食業、製藥業、畜牧業...)長期介入,不值得信賴
出門戴上N95口罩。

2018年1月15日 星期一

吃(養殖)魚的毒性...



魚營養價值高,可惜,工業化的現代養殖,問題(影片呈現越南、挪威、瑞典的魚類)似乎也不少,主要是化學物的污染及殘留。

影片中(28分20秒處開始)甚至有瑞典魚販警告買家毒性殘餘(尤其含油脂較高的魚,例如鮭魚)的危險(孕婦就完全不要吃...)。

一位挪威科學家,因研究魚飼料(孟山都製造)的毒性,有驚人發現,之後卻失去工作了 ...。該科學家說,這類毒性,沒人研究,連孟山都都沒有報告說明對人類的毒性是怎樣,只能假設對人類是健康的。

她 7 年工作發現,這類成分會通過血腦障壁,對身體非常不好。這樣的發現應該趕快被發表才對。可惜的是,過去數年,她的研究成果都不被發表,因為她不在研究機構工作,因此失去發表研究的資格...。

她說她不想再去理會這類事情了。記者問她為什麼,她說你不要用攝影機,我再說吧。拿下攝影機後,她說她被施壓,甚至要她竄改某些報告數據。她為了發表研究數據,並且希望未來能找到工作,因此她決定不跟媒體公布其發現。

2006年,另外一個挪威研究員在同一機構工作,負責測量鮭魚中的成分,也有類似遭遇,故事也很精彩 ...。調查員發現,主事官員跟養執業之間有長期利益關連...。

影片中出現了一種包裝產品「魚片」(事實上是由爛魚漿做成),有興趣的看看第 48 分處開始,跟包裝標示根本不相符。

看完影片,有個想法。魚,專家說營養不錯。問題是,經過人類工業化一搞,可全走樣了。放射線、汞、化學殘留等等。

至於吃的建議,專家說真要吃,不要吃大的,吃小的,因為污染較少

單純「魚」對身體可能是健康的,但是現代養殖下的魚往往含有不少污染(重金屬汞、殺蟲劑、化學物、塑膠、抗生素、賀爾蒙...),因此攝取魚對身體的「整體」好處是很可疑的。

~~~

乾淨野生湖泊的魚不吃未經法規管制的飼料長大,也因此食用起來比較安心...。


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

魚湖 70,母親 75


這數字有點意思。是去年母親與我到魚湖釣魚一天下來的總尾數。很巧,跟母親釣魚,有兩次剛好都是 70 尾。這數字,是去年魚湖釣魚的最高成績。

第一次上 70 尾 的當天是釣到黃昏,開始慢慢往回程走。沒想到原本魚況不是很好的那段一路大咬,一時興起,我提議說要不乾脆湊足母親歲數,上 75 就收。母親不置可否...。我看天晚,也開始變涼,於是收竿、加足馬力回岸。

昨天跟母親討論要幫她辦桌,找她兄弟姊妹慶祝 75 生日,聯想到 70 這數字,於是在這邊留下一點記憶。

~~~~~~~~~~~~~

今年呢?想要破這個記錄嗎?我想,技術上應該輕而易舉,意願多寡而已。一個重要問題是,有追求數量更多的「意義」嗎?例如 75。所謂的突破自我,是應該怎樣定義比較恰當呢?

後來幾次去魚湖釣魚,有拿計數器算總量的,分別是 43, 51, 57, 67, 61 等。




2018年1月4日 星期四

投資理財有賺有賠,投資自己穩賺不賠 - 簡評某校招生廣告



最近看到某校招生廣告,一眼望去以為是理財廣告。它這樣寫的:

投資理財有賺有賠,投資自己穩賺不賠
自我提升最快最穩健的方式就是報考XXX研究所 
在優良師資、充足教學資源及研究能量下 
讓您快速自我成長

文字底下的圖形更是厲害,是一個人在四堆錢幣上往上跳著!最左邊是一枚硬幣,往右錢幣數遞增,上面那個人張開雙手,往右邊越來越高硬幣跳著過去!(真是有夠低俗了!)

這則招生廣告令我難以恭維。我已半百,人生多少有點閱歷,最讓人難以接受的就是第一句。誰敢說投資自己穩賺不賠呢?

興趣再高,一路念到博士,多少人出了社會後數年間都找不到想要的工作,算是「穩賺不賠」?我博士班時期一位經濟系的孟加拉籍朋友,他 1999 年博士畢業後轉來轉去,多年失聯,後來在 LinkedIn 聯繫上。去年他來 Ottawa,找了機會請他吃飯,才知道他是來跟以前認識的老師面談,看看有無教職...。

在國外,博士學位去面試工作後若不受錄取,給的理由往往是一句話:「overqualified」,意思是「過度合格」。這樣的回覆,可能有幾種意思:

  1. 你資格太好,我們提供的薪資請不起。
  2. 你經驗或學識太豐富,可惜我們的工作不需要那樣高端的人才。
不管面試拒絕後的理由是哪一種,「overqualified」的教育投資都算穩賠不賺。

麻煩的是,「少子化」非台灣獨有,許多先進國家都一樣,再多的教育,到哪去找工作都容易面臨學位太高、「overqualified」的困境。

至於自我提升,現在網路發達,各種專業線上課程,想學啥有啥,輕輕手指一點,諾貝爾獎大師立刻在電腦螢幕前頭頭是道,讓人如上面說的「讓您快速自我成長」。

台灣學子應該多去「台灣以外」的環境感受不同事物,吃苦也行,不要在大學畢業後立刻進入研究所(以為比別人更早起步、或學習更順遂...之類自我安慰或標榜。)。以我看,那往往是沒明確志向的人才做的事。

若真要說薪水高低,真正區別薪資差距的,是專業類別及經驗,而不是學位。

延伸閱讀:

2017年12月26日 星期二

Zman Ned rig 防草密技





今年湖上釣魚大概花了85-90%的時間測試 Ned rig(Z-man TRD 大、小尺寸)各種不同組合的釣法(釣竿、釣線、下沈速度、抖動方式...)。未來恐怕難以找到我會更愛用、更有上魚效率的釣組了吧。

Z-man 軟餌的材質ElaZtech非常耐用,比起其他算是佛心的公司。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最神奇的藥在這裡!



進入職場前,醫療人員都應該先看過這影片。起碼起碼,至少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吧。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昨天遇到「搞笑先生」



昨天眼睛例行檢查,遇到一位搞笑先生,年約70多,櫃台報到後就坐我左手邊,一起等檢查。

這位老兄坐下後就開始哼哼唱唱,哼的呢都是老歌,我聽得懂的是電影「畢業生」主題曲「The sound of silence」(「沈默之聲」,但我看這位老兄一點都不沈默啊,呵呵!)。哼啊哼的,他聽到護士喊一位人名進去檢查,他一聽就很可惜似地說了:「哎啊!不是我!」。於是繼續哼曲子,哼著哼著,我拿起手機,正將這一切過程記下,他看見我在用手機,立刻轉過頭對著我說:「你已經受不了我了、快爆發了對不對?!」。我笑著說不會,你剛哼的歌我聽過喔!

他自顧繼續哼,也沒理我了。沒多久,一位約50多的婦人陪著推著助行器、約80多歲的婦人從我們前面經過,他一看見那婦人的右手搭在80多歲老婦人的背後,又開口啦:「別推那婦人啦!」。事實上,人家將手搭在背後是要預防她跌倒...。

我們幾位坐他旁邊看他自言自語的人可笑翻了。好吧,繼續看這位搞笑先生繼續搞笑。沒多久,我們又聽到護士在喊名字。他又說啦:「是叫我嗎?是嗎?」,隔壁的隔壁先生說,是在叫XXX。他回了:「媽的,我又輸了!」。意思是他又沒被叫到,輸給了那位名字。...他說「又輸了!」的時候,右手還往上舉了一下下,表示非常不服氣...。

沒多久,他又不甘寂寞,轉頭問我說:「你身上有沒有槍?」,「我這樣一直唱,你會不會將我給砰砰了?!」

之後,一位看似80多歲、也是使用助行器的老婦人走出來,需要找位子坐下等待。原本搞笑先生拎的一個塑膠袋佔住他左邊的位子,他立刻將塑膠袋拎起來,指著那塑膠袋說:「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快將位子讓給這位女士坐!」。老婦人笑著坐下去...。

搞笑先生繼續哼著小曲兒...。老婦人稱讚他唱得真不錯...。

沒多久,他轉頭對這老婦人說:「好啦,我再唱一首就安靜了...」。哼啊哼的,搞笑先生對左邊的婦人說:「我唱餓了,你有沒有三明治可以給我吃?」。那位婦人說這次沒有,下次會準備,然後一直笑。那位婦人又說了一次:「先生,你唱得很好聽耶!」

搞笑先生回說:「你可別鼓勵我喔~!你們不知道我有多重要啦!~」

接著,一對老夫婦從我們前面經過,先生走在前面,進了診間,婦人走得比較慢,還慢慢後面跟著。搞笑先生一看婦人走得有點慢,又開口啦:「你快進去啦!」。意思是請這位婦人走快一點,省點時間,才會快點輪到他...。這,還真能搞笑...。

我笑翻到眼睛冒出淚水,於是用衣袖擦拭,他一看見,又轉頭對著我說:「別哭啦!我健康還行...」。

等啊等的,開始無聊了,他又按耐不住,轉頭問我:「你可不可以找人幫幫忙,他們一直不叫我名字耶!」...。

幾位載候診區的朋友都笑翻了。這時,護士終於叫到他名字了,他老兄立刻拎著塑膠袋站起來,雙手一攤,臉部朝天,用超驚訝的表情說了最後一個笑話:

「啊!我可以站?!我可以站!我居然自己可以站起來!!這真是上天的奇蹟!」

一團人在候診區笑翻了...

依依不捨目送這位搞笑先生離去。之後,換成他去的檢查區不斷傳出笑聲...。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靠自己「爭口氣」吧!


不健康的東西可以堅不入口,但髒空氣呢?吸或不吸?不吸的話只要三分鐘就死翹翹...。吸了呢,據新聞引述研究說,台灣每年因PM2.5就要了6000人的命。

6000人?!最猛的 SARs 時期的死亡人數都沒那麼慘!那時我們都還戴著N95口罩在醫院上班呢...!老實說,我認為 6000 是嚴重低估,最近才慢慢發現空氣品質不好對於幾種疾病的關連不少...。

不管了,研究作再多也沒用,重點是解決方案。這個空污的問題有解嘛?無解。政府反核,決定擴大火力發電規模。火力發電惡化空氣品質...。於是台灣三天兩頭空氣品質就達到警戒的橘燈紅燈,尤其中南部地區。

想想,還是自己「爭口氣」吧。出門別忘記自力救濟 - 請戴上N95口罩。至於家中,多擺幾台HEPA等級的空氣清淨機,尤其家中有抵抗力較差的老人、兒童、有呼吸疾病者。

(註:我不是開玩笑,建議養成戴N95的習慣,小命要緊!)

性格剛烈的老奔馳


昨晚去打球,奔馳又受不了,在樓下籠子內生氣,第二次將自己撞傷,這次傷口更大。

試過嘴套,但沒用,遮不住鼻子。

這似乎是我跟他感情太好太黏的後果。他離不開我,讓人無法放心去做點事。




開始改良口罩

第一版



最終版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我的羽球肘(網球肘; tennis elbow)、頸部神經壓迫



9歲跟著父親打羽球,一路斷斷續續打到現在,還沒放棄。運動傷害不少,惱人的主要是左手網球肘(tennis elbow)。此傷應有10-20年,想必是羽球反覆受傷所留下的問題,很難回溯歷史。時好時壞,容易痛。每次痛,要不就忍痛繼續打,真忍不住痛,也只能休息不打,期待不痛。

更衰的是去年冬天剷雪,右肘也傷了,一樣的部位!這傷一樣得怪自己,我在後院幫狗挖了數條雪道,讓短腿的奔馳不必在雪地游泳,而能好好奔馳。為了維護跑道,一下雪就得清理。這一認真,右肘也掛了。

總之,這雙手一掛,沒完沒了,數個月都沒好,無法提物。這,才知雙手重要。

至於左腳右腳,就不用多說,也是多年舊傷。左腳踝在大學畢業前(1990)就傷過(搶籃板跳下來踩到別人的腳 - 扭傷);1998年在英國唸書,假日去體育館打籃球,上籃時被兩位希臘人夾擊,跌下時腳踝受傷,體育室老師送我去學校附設診所,柺杖用了一個多月。目前是後腳筋莫名出現疼痛(第一次這種痛),悶悶的(我猜是人老化,舊傷開始出狀況)。

至於右腳,醫院工作時被可能上百公斤的小兒分包機傾倒時壓到,腳拇指粉碎性骨折。之後右髖骨及膝蓋久站後會也會不時痛。

還有頸部,多年前至今身體右半邊站立或躺下時手腳時有麻痺感。大約在2008-2009前後去做了一系列檢查,包括神經傳導、MRI 檢查等,發現是頸部右邊有神經壓迫。三總放射科同事(醫師;也是羽球球友)從蘋果電腦的大螢幕仔細看,說有壓迫,但還不到需處理的程度。除了安排復健治療外,醫師還希望我自己牽引。我在家中頂上裝了牽引裝置,但每次牽引都很不舒服(頭痛、頭暈),兩次就不想做了。來加拿大後,麻痺次數似乎減少一些,但偶爾還是出現。

鑑於家人良好經驗,此次回台也找國寶調養。前後一共三星期(約 8-9次),經驗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