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Do no harm, but take no shit.
2. 科學研究數據扭曲得比想像中還嚴重。眾多證據已被證實為虛構、造假、扭曲、掩蓋,完全不值得信賴。
3. 學習分辨並獲得可信賴的醫藥資訊非常重要。
4. 良好生活、飲食、運動才是健康該優先關注的重點。藥物只是次要,且往往弊大於利。
5. 可惜,在商業運作下,許多人繼續選擇暴飲暴食及不良生活作息,也相信夢幻產品存在。

2013年7月28日 星期日

40%目前正使用中的臨床處置被證明為無效、或有害的

Medical Procedures May Be Useless, or Worse

紐約時報的文章看完,只覺得我沒有實證的「感覺」會越來越被證實。

「More than 40 percent of established practices studied were found to be ineffective or harmful, 38 percent beneficial, and the remaining 22 percent unknown.」

一個重要問題在最後:

「Patients, too, like to talk about mechanisms, Dr. Prasad added. 「They tend to gravitate toward the nuts and bolts — what does it do, how does it work?」 he said. 「But the real question is: Does it work? What evidence is there that it does what you say it does? What trials show that it actually works? You shouldn't ask how does it work, but whether it works at all.」

真正的問題在於:有效嗎?

有興趣的應該看看:A Decade of Reversal: An Analysis of 146
Contradicted Medical Practices

2013年7月15日 星期一

果殼網:「你們都誤會了,科學是個好大叔」

你們都誤會了,科學是個好大叔

原文刊載於紐約時報。刊出後收到255個讀者的回覆。

進步社會之所以進步,是因為人家花了許多時間好好討論看似無聊、少人在乎的話題。我不敢說媒體全部都必須是這類議題,但至少至少,這類議題不會在主流媒體缺席才正常。

而台灣社會(媒體)卻只在乎「收視率」,主流媒體寧願去捧症妹、霉魔女、衰哥,甚至噴血、爆頭的場景。

不過也不能怪媒體,畢竟就算媒體刊出這類文章,也少有人會回覆(共鳴)吧。所以若真的要怪,也是怪全民的品味。


昨日遇見幼鳥,今日遇見成鳥

昨天上午0550 帶著老大老二去外面公園放風,老大無意間在一過馬路往捷運站走的松樹下發現一隻藍綠羽毛還在發芽、未睜雙眼、不時伸頭張嘴的小鸚鵡。想必出生沒多久,因颱風而掉落地面吧我想。

2013年7月12日 星期五

蘇美島(102.4)




騎著租來的摩托車,不知道已經環島繞了幾圈。原本還要繼續繞下去,幸好被我用力「攔」下來。



Nora Buri

2013年7月11日 星期四

七個故事 - 憶恩師白曉非

中圖:白曉非老師在禮儀示範
攝影:官彥均翻拍自畢業紀念冊

每個人都有懷念的老師,我無法忘記的是1979-1982年就讀海山國中時的班導師 - 白曉非。以下幾個故事:

(一)

在70年代,國中入學都會幫國小畢業生舉行智力測驗,幫水果分好壞一樣,把學生分入「好班」(升學班)與「壞班」(放牛班)。「好班」屬於學校重點栽培,是升學的票房保證。總之,經過智力測驗我被編入好班,跟幾位小學同學就這樣~~分開了。

好班與壞班教室會隔開一段距離,例如樓上樓下。互不干擾,互不侵犯。好班同學不會朝壞班走(因為可能會被嘲諷、調戲),壞班同學也不會去好班那邊(覺得我們太ㄍ一ㄥ、太無聊)。我記得國三有一次一位女同學經過我們班走廊,白老師衝出去將那位女生攔住,訓斥一頓後才放人。

上二圖:白曉非老師對全校進行禮儀示範,我們班去示範
攝影:官彥均翻拍自畢業紀念冊


國中時不太懂為何要這樣分,現在才知道,這種分法,是將台灣社會搞亂的第一個重要步驟。因為一旦大家都爭恐向前,擠向資源豐富(好老師、好的學習環境)的好班,那麼自然會有一群人被遺棄,自生自滅、導致心態上不甘於後等。於是,原本豐富和諧的社會便逐漸被拉成兩端,越離越遠。到最後,好與壞的兩端都變成極端(我的想法可以寫成一本書,只是未來再說)。

某天,白老師要我去一年2班「放牛班」拿他的課本。老實說我不太敢去,對我來說,那邊的同學「快樂學習」,跟我們好班「痛苦深淵」完全不一樣,根本是境外世界。那種環境讓我非常擔心走進去後會有~~生命危險。

總之,既然老師有令,我當然硬著頭皮去。一走進1年2班,分散四處的同學地頭蛇般的團團圍住我,我很緊張,我說我來拿白老師的公民課本。他們問我:「是白猴派你來的嗎?!」

聽到「白猴」二字後我有點驚嚇,一時間不知道他們在指誰,後來一想,同學應該是在說白老師!我說:「白猴?喔,對!就是他…」。

於是他們將課本交給我,拿到書本後,我飛快地衝回樓上教室。只是在將書交給老師時我說有同學用「白猴」來稱呼你(我不是爪耙子,因為我沒說是誰,我只想知道老師的反應,哈哈)。他聽完「白猴」之後大笑,揮揮手,要我回座位。這種反應,我覺得有點~~無聊。

我不清楚白老師知不知道學生私下這樣稱呼他。只是每次讀到倚天屠龍記,張無忌巧遇白猿肚子藏經書那一段,就會想到「白猴」的往事。


(二)

國一我矮、瘦、黑(音樂老師對我外貌的描述),座位在第五排第一位,就在老師上課時的正對面。由於講台高,只要我身體往前靠一點,高聳的講台就會遮住老師與我之間的視線。

某天早上,白老師台上口沫橫飛,上著沈復的「兒時記趣」。我對國文特有興趣,聽得津津有味,一邊沈醉在「土牆凹凸處、花臺小草叢雜處,蹲其身,使與臺齊;定神細視,以叢草為林,蟲蟻為獸;以土礫凸者為丘,凹者為壑,神遊其中,怡然自得。

當我神遊其中,怡然自得,想像二蟲鬥草間,觀之,興正濃,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蓋一癩蝦蟆。舌一吐而二蟲盡為所吞。我將頭埋入書本,享受癩蝦蟆變大之後拔山倒樹、舌一吐而二蟲盡為所吞的異想世界...。

突然間~~老師不出聲了!!教室中驚天動地的寂靜在空中劈了個雷,把空氣也石化了。

這種靜可非同小可!依往例,若老師突然默不作聲,就是世界大戰的先期警報,這種安靜等於宣判了某位同學做了什麼老師無法接受的作為。接下去,老師會衝到肇事的同學前「戰場清理」。或許抓起不斷轉筆的手批哩啪啦來一陣「拍打治療」;也或許會衝到某同學面前,警告不要再將腳一直抖,讓人無法專心。

而我身在前哨,只想低頭躲子彈,一聽到老師沒了聲音,直覺地將頭往前一埋,眼不見為淨。我暗唸:「我是乖寶寶,我是乖寶寶...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時間一秒秒過去,老師還沒...衝動,這怪了。開始狐疑到底是...已經有點晚了,還沒出手啊?我繼續低頭,但也忍不住將頭緩緩轉向左邊,利用眼角瞥向視線可及的左前排同學,看看動靜。

一看,要命!他們全部都望著我!

怪了!接著我又緩緩將頭轉向右邊,啊~~~~更慘!右半邊的也全都朝我這邊看!

不得了!我成為眾矢之的?!不會吧。是我嗎?真的是我嗎?我惹到老師生氣了?

我緩緩將身子退向椅背,然後緩慢抬頭,眼神慢慢移往上方,講台的水平切角逐漸露出老師蒼白的頭髮,然後,我想確認老師眷顧的眼神真的是在我身上。

往上抬頭一看,阿娘喂!原來老師已經前傾身體、睜著大眼睛,緊盯著我!

我嚇了一大跳!卻不知道怎麼辦,只能將視線調回書本上。

然後,他若無其事繼續講課,彷彿一切事情都不曾發生。下課後,一堆同學七嘴八舌慶幸我還好好活著。大家猜想,當時他或許以為我將頭埋在書本中是在睡覺吧!


(三)

國三上學期,我還是很矮,位子還坐在前面第三排(我身高是在國三下學期才一夕間「長大成人」的)。某天老師要我去他教師辦公室的抽屜內拿一個牛皮紙袋,說裡面有考卷,要我快去快回。當然,我一路用衝的,就是快去快回。但我拿回的不是考卷,而是老師吃完包好的不銹鋼空便當。沿路鏗鏘鏗鏘。東西一交他手上,他只是大笑(看來我很會逗老師笑...)。於是,我又衝了一次。


(四)

國三下,準備高中聯考。偏偏父親身體不好,已住院數月,母親整天於台大醫院病房奔波,無暇他顧。

某一天,中午吃飯時間,蒸好的便當箱已抬回教室,同學陸續將便當拿回,坐回座位,開始吃飯。

而我有點緊張,因為母親沒準備便當,而我身上也沒錢,這,就有點糗了。為了不引人耳目,我決定不動聲色,維持與同學一樣的吃飯姿勢。我盤算好,只要撐過這尷尬的30分鐘,應該就沒事。

老師自己也帶便當,每天陪同學在教室吃中飯。同學動靜都在他銳利眼神掌握下,毫無所遁。我坐在中間排的前面數來第四個位子,就在老師眼前。老師看我桌上空空,毫無動靜,立刻趨前詢問。

在他面前我無法撒謊,只好老實說。老師一聽,轉身回座,將他自己還沒打開的便當鐵盒放到我桌上,手指著便當,揮揮手,做出扒飯的動作,然後走回講台,繼續坐在右前方椅子上看我們吃飯。

剎那間,我的心很酸,眼眶很濕。

我知道若吃了這便當,老師就得餓肚子,因此不要。只是面對老師我無法開口拒絕,只能低頭使勁搖頭。我性格低調,不希望同學注意,也不希望影響同學用餐。

我抬頭看著老師,希望他能注意我的拒絕。只是他坐在講台上,面無表情,完全不看我。他雙手撐在膝蓋,不一會兒又做出要我扒飯的動作。

我總是聽他的話。於是我打開便當,裡面是水餃。只是吃了兩口後就吃不下了,因為想到另一棟樓的國一妹妹也還沒吃。

每個人都有難以忘記的一餐飯,我無法忘記的,是國三的這一餐。


(五)

國三,5月16日上午,父親在台大醫院往生。上午5點多接到母親電話,急忙中和妹妹搭計程車去醫院。那年代沒有手機,我沒來得及跟白老師請假。

父親往生沒多久後就被推到停屍間。我與家人、親戚、叔叔等都去停屍間等待處理後續。無聊中我翻著報紙,因為他們說:「聯考可能會從報紙中出時事題...」。

七點多,天還涼,時間有點無聊,突然我看見遠處白老師帶著班長劉智群及學藝股長徐乾崇急急忙忙走過來探視。老師開口第一句話:「早上你沒出現,我就猜想家裡出了問題。」

當時家中經濟狀況並不好,白老師還發起全班募款,募得數萬元,讓我家辦喪事。


(六)蝸牛與黃鸝鳥

有一次,白老師要我們在全校師生面前跳脫衣舞先脫衣後跳舞,這就搞笑了。那是國三,唸書唸到有點無聊。老師不知哪來點子,要我們練舞,計畫在海山國中的早上朝會時在中庭花園表演。所用背景音樂是節奏簡單的「蝸牛與黃鸝鳥」。

我們操練了好一陣子,學了不少無聊的姿勢。表演當天,剛下過雨,天氣炎熱,就在準備上場前老師突然要我們全部將上半身衣服脫掉再出場。

啊現在是怎樣?要脫掉衣服才能上陣???我們還來不及反應,眾人立刻聽令脫光上陣,隨著「蝸牛與黃鸝鳥」音樂跳了起來。才一出場,全校師生見我們大小排骨們光溜溜地,莫不轟動叫好!

白老師也在一旁哈哈大笑。我看他是在高興能夠整到他的寶貝學生了。

只是跳完結束,要跑回操場的後場時,因剛下過雨,地上濕滑,幾位同學跌了個狗吃屎。


(七)

老師除了重視同學的品德及課業,也重視體能,每天下午都排有體育時間。在那時段我們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運動,約一小時。首先帶全班去跑步、做操、甩手,剩下就是自由時間,籃球、羽球,都行。我們還跟隔壁班比賽過排球,是高中聯考前非常有趣的一段時光。

更甚的,是上學的最後一天,全班心情浮動,已經玩瘋了。根據居住地(中和、三峽、埔墘等),同學分成不同幫派,約好放學後互丟水球。我雖然沒有加入,但知道有人搞了數百顆水球,分藏不同教室,聽說有的水球裡面甚至填上墨汁、沙子、顏料,約好在放學後來個最後的大決戰。下課後,只見水球亂飛。記得最瘋、最濕、跑最快的,應該是黝黑幹練的胡迪福。

這些地下活動,恐怕是在白老師的預料外吧。

隔天,聯考前一天,我已無心念書。一個人跑去埔墘國小打籃球。國小籃框矮,我用力灌籃,用力發洩,從傍晚5點到7點,直到天黑看不見籃框。

-----------------------------------

我福份好,在國中時期遇見如此關心學生、讓人永遠尊敬的白曉非老師。

白老師常說我品德沒問題,只是,品德有沒有問題唯有我清楚。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1889-1951)在「Culture and Value 」書中一句話:「Nothing is so difficult as not deceiving oneself.」,中文翻譯是:「世上最難的就是不欺騙自己。」。總之,今年46,期許每一天都不要自欺欺人。

白老師目前住內湖大湖山莊,我和太太,以及國中同學林豪遠去拜訪老師幾次。會知道他搬到內湖也是巧緣,民國90-101年我在醫院工作,在醫院巧遇,才知老師固定在我們醫院看診。

吃過多魚或魚油補充品與增加罹患前列腺癌風險有關



又是一個不吃藥就可以省錢的消息。

位於美國西雅圖的 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 最近發表一個研究顯示,研究包含800位事後診斷出前列腺癌的男性,以及1400位未沒有前列腺癌的男性。從血液分析發現,攝取越多魚及魚油補充品的人(血中魚油濃度越高)會比吃很少吃魚或魚油補充品的人,整體來說增加43%的罹癌風險;增加71% 致命性前列腺癌( aggressive prostate cancer)

2013年7月6日 星期六

台灣人的用藥量才可怕



這年頭在台灣,賣菜的不敢吃菜;賣雞的不敢吃雞;賣豬的不敢吃豬;賣「醫療」的呢?如果你知道,且具有醫療良心,那應該也會清楚,賣醫療的也不太敢醫療。

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希望...



那個背影是我。

新聞記者在報導臨床試驗時必須留意的













The challenges for journalists writing about clinical trials

記者在從事醫藥報導時往往只能(會)注意表象,不懂進一步查證,此現象中外皆然,只是台灣更嚴重。

總之,這篇文章提醒我們最好進一步挖掘後才能解讀醫藥資訊。認真的醫藥記者都該一讀,不多,只有10點。


2013年7月1日 星期一

冰淇淋的毒物













國外也有報導。

Avoid Ice Creams With Toxic Ingredients (避免有毒素的冰淇淋)

添加物:mono- and diglycerides、sorbitan ester Polysorbate 80、Potassium Sorbate、Sodium Benzoate、人工色素、人工調味料、Carrageenan、Guar Gum、Xanthan Gum、Soy Lecithin 或 Soya Lecithin 等等。

這些化學物質都是製造過程中添加,作為防腐、塑型、抗菌、製造時穩定、黏稠、鬆軟、改變味道、顏色、外觀、亮度、口感、等等非營養用途的,也都是吃下去後身體得「自己」想辦法消化的東西。最重要的,這些東西通通都不「營養」

據說台灣許多冰品放室溫一天都不會融化。這個實在好笑!冰品不冰(融),還叫冰嗎?

史諾登最新聲明書全文(1st, July)

Edward Snowden releases statement from Moscow

看看史諾登對於美國歐巴馬政府的批判。

用Google自動翻譯點一下就能略知一二。

葛蘭素史克 (GSK) 藥廠接受中國政府調查「經濟犯罪」


GlaxoSmithKline Is Investigated in China


連紐約時報也報導GSK藥廠接受中國政府調查有關「經濟犯罪」的事情。

一個好政府應該保護人民,不管是抽稅或抑制違法行為。美國政府在國內對於藥廠賄賂醫師等的罰則非常重,中國政府不會不知道。也正因為知道,所以會對國際藥廠下手,進行調查。

科學松鼠會:「新書拉響替代醫學的警報」













新書拉響替代醫學的警報

摘錄文句:

「推究病因,最可能的原因是80多種各類保健補品的毒副作用」

「在某些情況下,保健補劑只不過是外面加了層偽裝的處方藥而已。」

「許多美國人並不知道補劑與藥品不同,上市前不需要由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批准 ,不需要做安全性測試 。Offit說。研究發現,58%的美國人以為,草藥補品銷售前需經過FDA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