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以植物為基礎的飲食,且減少攝取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是現代人維持健康的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數據受利益團體扭曲得比想像中嚴重。眾多證據已被證實為虛構、造假、扭曲、掩蓋,不值得信賴。
3. 學習分辨並獲得可信賴的醫藥資訊非常重要。
4. 藥物治療往往只控制疾病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去除造成疾病的根源。
5. 可惜,在商業運作下,許多人繼續暴飲暴食及不良作息,衍生疾病,然後相信 OOXX 神效的存在。

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阿茲海默症藥物的得失 - 一位美國精神科醫師的看法

長年良好的飲食及運動習慣才是健康關鍵


TIME's short memory on Alzheimer's drug failures - HealthNewsReview.org

上面評論時代雜誌有關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藥物文章的作者是 Susan Molchan,一位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任職的精神科醫師,也是長期在核子醫學有長期臨床研究的醫師。她與美國 FDA task force of the National Physicians Alliance(以實證醫學及健康照護價值為工作重點的小組)也有合作。

該文章評論雜誌所報導目前阿茲海默症藥物,內容不錯、值得一讀。我沒有閱讀時代雜誌文章,只閱讀上面文章。以下簡要編譯:

  • 我堅決反對使用任何用在延緩阿茲海默症的藥物...。這類病人多為老年人,早已使用多種針對其他疾病的藥物,他們非常容易出現藥物引起的副作用。偏偏這些副作用是造成老年人住院及死亡的重要因素。
  • 阿茲海默症(失智)藥物昂貴,我們是在談一年可能得支出 10 萬美金以上的費用。
  • 被美國藥物食品管理局審核通過的藥物未必一定有效,或具很好藥效,但一樣非常昂貴,一年仍然可能得支出 10 萬美金以上。
  • 基於我們認為「surrogate endpoints」(代理終點)的指標能夠改善人們健康的法規,沒效的藥物可能因此通過審核而上市。(按:「代理終點」是臨床試驗測量藥效時視為可代表疾病整體變化的一種替代性指標。目前新藥審查法規認為臨床試驗的前後「替代指標」有足夠改善就代表藥物對人體有效。事實上已有不少藥物在上市後大規模使用下被發現此假設與現實有相當差距。有時替代指標改善,病人整體卻未必好,或甚至更差,例如其他指標,例如致死率增加,或引起其他疾病等整體表現更差的狀況。
  • 降膽固醇藥物便是一例。我們認為「降低膽固醇指數」(代理終點)就能預測心臟疾病的減少,事實並非如此。(按:臨床試驗就將藥物「降低膽固醇指數」的能力做為測量標準。事實上降膽固醇藥物其他問題似乎還不少,請,參閱降膽固醇藥物的問題問題問題及其他還在研究中的...。)
  • 眾多癌症藥物也是,我們將「腫瘤縮小」這代理終點做為測量標準,問題是,使用藥物後卻未必能幫病人增加存活率或改善生活品質。
  • 這個月波士頓大學的科學家發表了 Framingham Heart Study的發現。研究顯示相較於1970年代,阿茲海默症新增病例降低了44%,其他歐洲研究也有類似發現。研究人員認為部分原因是維持心臟及血液循環的健康(透過減少吸菸控制血壓控制膽固醇指數教育程度及社經地位也似乎有關。換句話說,事前預防比事後藥物控制或許更重要。

預防重於治療,任何疾病都一樣。


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飛越12000公里的釣竿 Daiwa Steez Storm Shadow 661MLFS - Spinning Rod

老婆情深意重,坐飛機飛越12000公里
讓我完成釣魚裝備的「最後一里路」


這根釣竿是位於北投的魚拓釣具店抽獎時抽中的,北投漁拓釣具店路亞釣法的貨色齊全,因此回台時陸續去了四次,買了點東西。當時剛好有抽獎活動,我也參加。回加後才知道我抽中了這數一數二的大獎,Daiwa Steez 釣竿。更幸運的,是這根釣竿剛好專用於釣加拿大這邊的主要魚種,鱸魚!

這釣竿屬於「finesse」,調性 ML,我今年正想玩玩細膩一點的 dropshot ,手上已經有 M 的,就缺 ML 。知道中獎後千方百計想弄過來,可我下次回台時間未定,而釣魚季就快開始,於是動腦筋動到也回台的老婆身上。

嗯!最該感恩的,就是老婆。

運送過程艱辛。首先,我請老婆「謝董」(可以更狗腿一點嗎...)去北投漁拓釣具店將竿子扛到妹家(捷運麟光站附近),因為竿子過長,還不能搭乘捷運。

然後請小學同學陳世宏買 PVC 管子包裝。然後想辦法送屏東老婆家。他問了黑貓、大榮...三家貨運公司,都因超長(203 cm)而不運送。

這下卡住了?當然不,還有我這金頭腦在。知道卡住後,我打電話給鐵路局,鐵路局說必須200 cm以內才送。跟同學說了後,他妙手將包裝PVC管子切掉 3 cm,兩天後,送到老婆手中。

然後聯繫旅行社機票經辦人,請對方在港龍、加航的機票上雙雙註記,這才 OK。

Megabass S crank + Daiwa Steez Storm Shadow + Daiwa Luvias 2004 + Sunline Shooter

Megabass S-Crank 1.5
GG bass

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當藥物療效的數據已失真...

上天保佑所有的用藥人


Did a clinical trial proceed as planned? New project finds out - Retraction Watch at Retraction Watch

我從不鼓勵用藥人不去遵照醫囑,只是提醒,若用藥人對自己所用的藥物有深一層理解,那麼你的用藥安全、個人健康會獲得更多一層的保障。我在乎的,僅此而已。

~~~~

先看看上面文章,如果你知道你正在吃「控制」的某藥是透過這樣的研究「製造」出來的,你會怎辦?吃或不吃?

老實說,我敢保證就算你去請教你的開藥醫師也沒用,因為他不知道,也不願意相信,也沒有多少時間跟你討論你在此處閱讀到的。他只信他聽到、學到的,包括學術研討會的人云亦云,到從藥廠人員所提供可能極度偏頗的「持續教育」(洗腦)。

你只有願意好好審視以下內容,才可能多認識國際藥廠及先進國家審核單位間不好公開或檢討的所謂「遊戲規則」。

研究分析發表在五大醫學權威期刊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The Lancet,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and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的36個臨床試驗發現多臨床試驗更換了原先該報告的指標,也增加了不在原先計畫書中說要追蹤的指標。

所謂資訊不對等,大概就是這樣。除非你知道,不然你就信了、就吃了,且可能因此而受害了。更有趣的,是某些權威期刊似乎不太願意理會這類事情。

也因此許多學者相信所謂的臨床試驗數據有不少是虛假的、或是硬拼湊出來通過新藥審核的。

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女兒兒時趣事(1)

女兒的真跡


不小心找到一本10多年前在英國唸書時手寫女兒趣事的本子。先找一則故事給媽媽妹妹聞香,讓你知道這傢伙小時候的點滴。

2001/06/24 (女兒當時 5 歲多)

今天去Swindon(住家附近的賣場) 採購,準備回台。中午吃飯時小青先去Toyzone逛街(自己去),回來後就一直跟我說現在有新的 Poo-Chi(一種會出聲、移動的玩具)怎樣怎樣的,眉飛色舞。

(她這模樣就是想要我們買給她啦!)

啊我是不怎麼理她啦!等到她媽將麥當勞端過來後,她又重複大聲說給她媽聽。我當然知道她是暗著跟母親討,但她就是賊到不說「我要你買給我」。結果等她說完後,我補了一句:「So? What's your point?」。我口氣的意思是:「嗯,那東西聽起來好厲害,然後呢,你是想怎樣?」。

此時小青開口了,她半小聲半大聲、笑笑地回了一句:「Don't treat me like shit!」

我心想:「Oh!真是 Shit!」

眼光的傳遞(給女兒)

大海不是永遠平靜無波
太多事情在海面下無時無刻無聲地進行著

我們各自都有許多瑣碎的事實去議論、支持、反對我們自己想要的及不想要的,卻在專注事實的同時失去、放棄、輕視了真正重要、賴以為生、用來指路、走出方向的「地圖」。

說地圖太抽象,換幾個淺顯的說法,「價值觀」、「看整體的眼光」、「衡量利弊得失的能力」、「判斷力」、「共識」,這些「地圖」才重要,且難以獲得。在我看來,事實(地名)不重要,地圖才重要。

事實(地名)沒有對錯好壞,只有放在「地圖」下才會呈現出取捨、意義、價值、甚至共識...。沒了地圖,你吵我,我吵你,大家都說自己的地名好。問題是,好什麼?好在哪?若壞,又是壞在哪?沒人在乎。

沒了地圖,去哪兒都對,也都不對。台灣大概就是那樣,教育或議論(從小學課堂到立法殿堂都是)充滿事實,獨缺地圖。偏偏學校該教的是「地圖」,而不是「事實」,因為事實永遠學不完。於是乎,好師資被評鑑指標淘汰,或自行逃開。剩下的,要不是有志之士的無力感,或無知者隨波逐流,人云亦云。

每天跑個幾圈,腫瘤也跟著小幾圈



A run a day keeps the tumour at bay | The Economist

從老鼠身上的研究發現規律運動可降低癌症風險。同樣,經過治療後,運動多的一組復發的機會也比較低。這些發現讓人想到運動可能觸發體內的某些反應,進而讓癌細胞縮小。

為了瞭解這個問題,丹麥哥本哈根大學附設醫院的學者 Pernille Hojman 帶領研究團隊進行實驗來驗證。首先是確認運動真有效果,進行的方式是將老鼠分成兩組,一組是老鼠籠中有滾輪式跑步機,另外一組沒有。有跑步機的一組每天可進行大量運動,沒有跑步機的活動則比較少。

接著研究人員誘導老鼠身上不同部位出現癌細胞,一些則注射 diethylnitrosamine(會引起肝癌)。六個星期之後發現有在跑步機上運動的老鼠皮膚下的腫瘤比沒有跑步機、少活動的老鼠小了 61%。肺部腫瘤則小了58%。注射 diethylnitrosamine 的老鼠中,有跑步機的只有 31% 出現腫瘤,沒得運動的老鼠則 75% 出現腫瘤。

接下去研究人員想了解為什麼運動會出現這樣的作用...。(有興趣的自己去看原文吧,一共進行了四個實驗),文章發表在Cell Metabolism,上面是「經濟學人」的連結。以上只將我有興趣、且可應用在日常作息的部分簡單描述。

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酒駕,誰該死?



新聞說前立法委員郭正亮酒駕。看看地球另外一邊的新聞

加拿大安大略省一位29歲年輕人因酒駕而撞死了三個小孩及一位祖父。文中小孩父母親說了些話,字字血淚:

母親:

「當你的整個世界消失,人生還有什麼希望?我們所有生活因別人而完全改變了...」

「已經沒有人會叫我媽媽了...」、「你殺了我全部的小孩,我思念我孩子、我父親...」、「當你奪走我小孩性命時,你同時奪走我母親的角色...沒有我的小孩,我什麼都不是。」

「我每天都必須活在他所造成的後果之下。他說啥都沒用,行為才是最真實。」

父親對法官說:「我懷念做為父親的日子」;對肇事者說:「因為你,我們餘生因此而必須活在此恐懼下」

~~~~~~~~~~~~

遵守法治,就是願意老老實實放棄一時方便、自信、爽快,來成就公共事務的規矩及社會正義。這跟酒駕「被抓」或「沒被抓」無關,只是一種心態。

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罹癌老鼠跑步,腫瘤縮小 50%

神奇的答案在哪?


Running helps mice slow cancer growth -- ScienceDaily

文章發表在 Cell Metabolism。

這有趣!

大雪過後


還好老婆睿智,今年讓我買了剷雪機,不然今天我會累死在車道上。

昨天一整天降雪 51.2 公分,打破了本地 70 年的記錄。


鄰居們彼此幫忙清雪,讓年長及需要的人得以進出。沒有人抱怨這原本是誰該盡的責任,例如罵國軍、罵消防隊。

2016年2月16日 星期二

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

情人節大餐

今年最強寒流,零下29度,奔馳與強強出來尿尿,才10秒鐘,
強強已衝回室內,奔馳本在玩球,也開始縮手


接著就趴躺下去了



五點一到,開始討吃情人節大餐














2016年2月8日 星期一

JAMA:吃海產對老人腦部汞數值及腦神經病變 APOE ε4 的關連



JAMA Network | JAMA | Association of Seafood Consumption, Brain Mercury Level, and APOE ε4 Status With Brain Neuropathology in Older Adults

此研究的主要目的想要知道吃海產是否與腦部汞數值增加以及其他腦部相關疾病之間的關聯

這研究特別具價值的地方是不同於過去長期追蹤某族群的研究只進行問卷調查,此研究還加做解剖了554位(2004-2013年之間收集的)研究對象中的286位(51.6%),看看腦部組織變化。這腦組織解剖提供了吃海產對於腦部神經影響的更直接證據。

研究發現,解剖的280個大腦中汞數值與每星期吃海產的次數在統計上有顯著關連(海產吃越多腦中的汞數值越高),但這關連與腦部神經病變並無關連。也發現吃海產與阿茲海默症所引起腦部病變指標(或說徵兆:neuritic plaques、neurofibrillary tangles、APOE ε4)有負相關(海產吃越多腦部與阿茲海默症相關的病變越少有關)。

研究也發現吃魚油補充品與阿茲海默症神經病變的指標沒有關聯。換句話說,吃魚油補充品似乎對老人的腦子沒啥幫助。

研究結論是:「適度攝取海產」與「較少阿茲海默症腦部神經病變」有關。

2016年2月6日 星期六

奔馳


每天固定的七點檔。你的目光說明一切,我們的一生已經滿意,在這燈火輝煌的夜裡...。張惠妹的「不要告別」。

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奔馳躲起來,必定有禍!


尿完,又都睡覺去了


剛洗澡出來,注意到奔馳不到我腳下休息,又躲進屋內,就知道糟!他一定又在哪闖禍了!

每次發生,就知道他又不知道去哪撒野。這件事情我可沒錯,洗澡前已經先帶他們出去尿。可他貪玩,就是玩球、四處逛,完全不當一回事。

好吧,為了找尋禍根,只好全屋一間間看。看了半天,還是找不到闖禍點。奶奶的!難不成是新玩法?我靠近小屋試探,他輕輕地吼了起來。是的,我確定他一定闖了禍,只是還不知道在哪。

好吧,只好從客廳開始,進行「地毯式」搜索。

終於,在餐桌底下,找到一大泡還微溫的尿。

擦完後,請他們再給我通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