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以植物為基礎的飲食,且減少攝取人工添加物(糖、鹽、化合物、髒空氣...),是現代人維持健康的第一要務。
2. 科學研究數據受利益團體扭曲得比想像中嚴重。眾多證據已被證實為虛構、造假、扭曲、掩蓋,不值得信賴。
3. 學習分辨並獲得可信賴的醫藥資訊非常重要。
4. 藥物治療往往只控制疾病表象(如控制血糖、血壓),而非去除造成疾病的根源。
5. 可惜,在商業運作下,許多人繼續暴飲暴食及不良作息,衍生疾病,然後相信 OOXX 神效的存在。

2017年1月31日 星期二

十大死因中,處方藥是第三名?! 我信




Peter Gøtzsche - Prescription drugs are the third leading cause of death

聽聽我最敬佩的醫師之一 Peter Gøtzsche 說的。


2017年1月30日 星期一

老化專家 Mark Mattson 教授針對「間歇性斷食」好處的訪談



簡單說,實驗(動物、人類)發現斷食可明顯刺激身體細胞,增加身體對抗疾病(中風、失智...)的能力,延長壽命。

2017年1月27日 星期五

Pharmaceutical 少一「P」,猜一猜變成啥意思了?






今天讀到一篇在講現代癌症治療(化療、放射線)種種問題的文章,看到一個字:「harmaceutical」,是由「pharmaceutical」轉化而成。我輾轉找到以上影片。(2017/07/07) 剛剛注意到原先的影片被停權,找了個新的放上去。

這字,是在說啥呢?
這篇文章提到兩個天然、跟化療放療一樣具潛在毒性,卻也一樣疑似可治療癌症的東西:

  1. Apricot seed
  2. Apple seed 

(註:我並未推薦上述,只是文章有提到這兩種東西,我沒有深入理解,因此保持懷疑。重點是以下一點想法)

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真無法參透這字的話再看最後吧。由這字的演變法繼續轉換,Pharma 也可以變成 harma。

主流醫學對傳統醫學的鬥爭似乎永遠無法停歇,大概是這樣。從官方審查(現代西醫)角度看,臨床試驗是療效審查的唯一依據,沒有臨床試驗為基礎的,都是在胡說。

反方(傳統醫學)挑戰的就是這個。誰說只有通過超級昂貴、只有國際大藥廠才有能力進行(按:壟斷市場的最佳手段,架高門檻)、且未必能夠證明安全性的臨床試驗的藥物才可以使用。事實上,許多一開始通過大型臨床試驗的藥物在上市沒多久後被證明弊大於利,一樣是下架、被告、罰錢...。

這,也沒說錯。而且,這種昂貴的門檻,連許多小藥廠(例如台灣國產藥廠)都受害不淺。

從醫療角度看,大型臨床試驗,只是療效的試金石(且未必獲得100%的正確答案),且無法證明安全性。在這情況下,其效益,跟沒有經過臨床試驗的傳統醫學治療,又有何區別呢?

至於從利益角度看,更不用說了,如上所述,大型臨床試驗可以是大藥廠壟斷市場的好手段。而且,這種臨床試驗的「投資」,也大幅提高醫藥成本,且這些成本,最終都要轉嫁給病人(整個社會),不是嗎?


2017年1月22日 星期日

台灣還有機會重生,只要我們願意 - 對科學月刊「造假的簡化思維」一文的看法。




有兩點想法:

一、

期刊會接受造假文章。主要是審稿人相信投稿時研究者都已盡到確認內容正確性的責任,包括全部的數據。沒有這個作為前提,其他都不用談了。在國外做事情(工作、寫作、投稿...),原則上是相信當事人的誠信(按:有多少台灣人還在乎基本誠信、或信賴?)。

所有科學研究,都是建立在誠信原則下才能進行,沒有誠信,一切都沒有意義。就算事後發現錯誤,也應該是研究人員在不知情、當下無法有效驗證、或無適當驗證工具下所犯的無心之錯才比較可以被接受。

也因此,大多研究報告在「討論」單元會詳加說明該研究的限制(limitation),例如哪些地方證據薄弱、採樣方式不是很有把握、樣本年紀或對象限制...,要說明這些限制因素可能影響最終結論。

這個說明很重要,一方面說明研究人員有注意到因為資金或時間有限之下進行研究時的限制,也讓學者進一步研究驗證(或讓其他學者去驗證)的機會,也可以讓讀者清楚知道該研究的潛在問題。進一步說,研究人員所下的結論必須非常保守,不能誇張成果,得名實相符。


二、

簡化思維。我認為並非上述文章所提「生物學認知架構」或研究方法本身的「錯」,也不覺得用「簡化思維」來看生物研究有什麼大問題,在我看,這是沒辦法的事。理由呢建議先閱讀一篇文章:抗氧化劑補充品惡化肺部腫瘤的作用機轉...發現合理解釋

簡單說:生物相關研究常用的方法,一開始多是找出「A--B」之間關連(association)下手。從關連開始,一步步收集新資料,並往下探索,然後建立因果關係,而後更進一步找到更相關、更有因果關係的第三因子...。

我不想用歸納、演繹、統計、推論...那幾套研究科學常用的方法去說明,總之,我的想法是:要拿出研究結論,再怎麼說都不得不「簡化」問題。簡化不是錯,是研究的時間、經費、範圍等等有所限制下不得已的作為,不能怪在研究人員身上。只是問題一簡化,答案自然就不完全,且似乎衍生更多有待解決的問題。

重點在於,造假,是心態問題,與研究簡化並無直接關係。

以下舉例。

例如研究人員想知道抽菸與肺癌的關係,一開始,只能假設(虛無假設),先認定「抽菸」(A)與「肺癌」之間彼此沒有關連。進行研究後,發現兩者在經過限定條件( P 值)的統計上有相關,於是乎推翻原來假設,說兩者有關連「才對」。當然,這個「才對」,可能受很多因素影響(樣本、時間、測量標準、P 值的大小...),只要因素一變,結論可能立刻翻盤。

只是,有「關連」的發現還不夠,於是研究人員在此基礎上,再加入一個因素 - 時間,例如追蹤了幾十年的族群數據來證明「抽菸」的時間發生順序優先於出現「肺癌」。方法可能是證明吸菸人口多、吸菸量越大,隨後肺癌的族群發生率就升高,兩者有正比關係。

此研究提供了之前研究「關連」更進一步、更強的科學證據。從關連推進到似乎有「先因」跟「後果」的「關係」。也就是說,該研究證明了先有「抽菸」之因,才有後面「肺癌」之果。

這種因果關係(causal relationship),嚴格來看,也還不足以宣稱抽菸與肺癌之間有絕對的「因果關係」。為什麼?因為就是有些人抽了一輩子菸,偏偏就沒得到「肺癌」那個「果」。於是乎,為了找出更好的解釋,研究界繼續找相關係數更高(更有因果關係)的因子,例如發現吸菸後身體會產生自由基(free radical),例如發現體內自由基的數量與肺癌發生率的相關性更高,也因此更能預測癌症發生率。於是乎,此自由基導致肺癌的理論(新說法)成為主流。於是,繼續研究下去...也許發現自由基以外後還有其他東西在搞鬼...。

這,當然是永遠沒完沒了,因為之後還可能會有更相關的「東西」會被拿來解釋成因。

我想說的,是生醫研究的發現只能以類似的順序來出現,從簡化,到複雜,這是沒有辦法、但學界卻都同意(有共識)的方法:

  1. A <-->B(一開始發現兩者有關連)
  2. A -->B(以上述為基礎,證明 A 先發生於 B,兩者有因跟果的關係)
  3. A --> C --> B(以上述為基礎,繼續發現 A 與 B 之間還有一個 C 在作用;更進一步的作用機轉)
  4. A --> D --> C --> B(以上述為基礎,繼續發現 A 與 C 之間還有一個 D 在作用,更進一步的作用機轉)
  5. A --> D --> C --> E --> B (以上述為基礎,繼續發現 C 與 B 之間還有一個 E 在作用
  6. ...

以上是我有限研究(實驗室藥物合成、療效評估、資料庫處理)經驗的感覺。不過,這沒什麼,這就叫做研究。

好,接下去談造假。這時,兩個問題來了。分成有心錯誤與無心錯誤。有心才叫造假,無心不算。

一、有心錯誤。舉例,你以為研究人員喜歡做出因果關係「抽菸導致肺癌」的結論?未必,至少拿菸商薪水或資金來做的研究人員不會喜歡,因為這違反了出錢老闆(也等於是自己這一掛的)的利益。做出「抽菸導致肺癌」的結論,只會讓自己公司利潤下降、連帶自己年終獎金縮水,甚至嚴重到沒了頭路。於是,聰明的研究人員在利益的驅使下,「老闆要啥,就給他啥」。不想違背學術良心的,就只好另謀他路。

當然,這也不是老闆不老闆的問題而已。對於更多學者來說,最大老闆,可能叫做「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只要產出一篇重量級的「SCI」大老闆,隨之而來的教職、升等、獎助金、專利權、研究經費、學生、演講邀約、人脈,甚至產學合作等學術界內的「實質好處」似乎一下子就活躍起來。在「大老闆」的誘因下,有多少學者能夠不拼命努力、甚至使出造假怪招,以獲得大老闆的賞識?

有趣的是,這大老闆向來賞識的,可不是辛苦研究做出來的結論是「兩者並無關連」的發現。老闆所賞識的,是做出「具相關」、「重大發現」、「神奇發現」等吸睛的結論,且數量越多越好。任誰都知道,拿出具有正相關結論的學術文章更容易被大老闆們所發表,當然,這種肯定,也等於是對研究者的自我肯定,肯定啥?肯定自己眼光獨到、假設正確、能力及技術超強。總之,一旦證明自己厲害,立刻成為同儕欽羨的對象、學習的榜樣,名利雙收。

學術風氣一旦是為了追求自我肯定、個人利益或商業價值,而不單純追求「真」,那麼,嚴重問題來了。極端者自然耍起手段,例如攀附大老、利用假名自我審查、插隊、互相掛名合作、甚至虛構作假。畢竟「老闆要啥,我就給他啥」,例如有心或無意地做出「抽菸不會得肺癌」、「抽菸跟肺癌沒有關連」、「抽菸跟肺癌沒有因果關係」、「Novel discovery of XX 基因...」之類造假(或變造、隱匿...數據)的結論。有興趣的可以去翻翻歷史事件。

一旦市面上充斥這類研究,基礎研究就算了,對於一般民眾的影響不至於那麼大。若研究直接涉及民眾健康,例如影響醫療界臨床指引或官方給民眾的飲食建議,又會如何?一樣,有興趣的可以去翻翻歷史事件。

這類事情並非罕見,而是一再證明是生物醫療界極其普遍的現象(請見以下「延伸閱讀」幾個例子),形式包括造假研究、誇大療效、誇大飲食安全或效果、違法推銷...。這也是為何英國醫界大老 Richard Smith 醫師(英國醫學期刊的前主編)早就在 2014 年「新科學人」(New scientist)的這篇「It's time to criminalise serious scientific misconduct」文章呼籲科學界的嚴重不當行為必須以犯罪案來處理

有點離題了。總之,我認為科學月刊所提「簡化」的方法,是不得已、但大有問題,且長期被有心人拿去亂用、誇大、甚至為了賺錢而不惜以廣大民眾健康為代價的。再舉一個例子好了,例如我認為官方審核藥物的依據往往利用「替代指標」(Surrogate endpoint),例如以「膽固醇指數」這個去代表「心血管疾病」或「死亡」的發生率,以為使用降低膽固醇藥物、降低膽固醇指數後、就會降低心血管風險,事實上不然(見此文)。這種替代指標也是「簡化」下所衍生出與事實上往往不能代表藥品實際效益的方式。這種「簡化」,足以讓研發商(往往是藥廠)有機會透過臨床試驗「炒短線」、利用替代指標的效果去通過新藥上市。

二、無心錯誤。如果上述某一個基礎被無心錯認,例如第三步「A --> C --> B」,讓研究人員在不知情下(樣本污染、錯誤引用而不自知)而隨後跟著做出錯誤的研究結論。舉例,也許事實上「自由基」並非 A 與 B 之間的關鍵,也無法預測 B 的發生;再舉例,也或許前述「替代指標」實際上不該做為臨床試驗測量某療效的替代指標。

好,這時候又該怎麼說?我也不認為這是方法「簡化」該負的責任。頂多只能修正目前錯誤,換個更適當的研究方法、研究方向或測量指標繼續向前探索。科學,正是在這種容許無心錯誤的環境不斷修正、緩慢前進。

我們該用力譴責的,是第一種狀況,不是第二種。國際學術界唾棄的,也只是第一種,不會是第二種。因為這種作為嚴重傷害人性信賴、浪費研究資源、辜負出資人(往往是人民納稅錢)付託,嚴重者,更可能傷害人民性命及健康。

說到底,當今從事學術的難,似乎難在利益誘惑下所抱持的心態。探究到最後,就跟父母從小教小孩要學習華盛頓砍倒櫻桃樹一樣,必須有勇氣老實承認犯錯的心。學術是在求「真」,而不是追求「利益」。


~~~~

回到台灣疑似學術造假事件這主題。先不說台灣,看看一樣是亞洲國家、日本發生的。2014年震驚全球、連續發表兩篇發表在「自然」期刊的研究,日本團隊宣稱造出可轉化為各種幹細胞的萬能細胞。由於研究員小保方晴子(Haruko Obokata)所發表的研究無法被其他研究團隊複製再現(失敗133次,包括哈佛大學),而飽受質疑。事發後經過調查,最終小保方晴子的博士學位被早稻田大學撤銷,而小保方晴子的導師笹井芳樹(Yoshiki Sasai)則上吊自殺,以悲劇收場。請見:(日本「萬能細胞」造假醜聞真相大白 | 端傳媒 Initium Media)。


知恥近乎勇。在這事件上,我非常佩服日本。至於台灣呢?該檢討出什麼結果才能至少讓多數老老實實做研究的人起碼服氣呢?一堆當事人,你們內心又是抱持哪種心態來面對此事呢?求真?或追求個人利益?

以下以 Richard Smith 醫師為何認為這類事件應該以犯罪事件來調查的三個理由來當作結尾:

  1. 許多事件涉及經費龐大,正當經費應該用在正當學術研究。這類造假事件跟金融犯罪或偷竊沒啥兩樣。
  2. 大學機構或相關學者並沒有處理類似事件的豐富經驗,而法律系統有完整的能力來收集並評估相關證據。
  3. 科學界在處理這類事情上完全是失敗的。

頂新、大統出現造假黑心油後,沒有交給食品業去自行調查,而是交給檢調單位,為何學術造假事件要交給學術界來「自行處理」?

許多人、尤其內行的學術中人對台大教授論文造假事件選擇沈默,沈默沈默沈默沈默沈默沈默沈默沈默...。



全民沈默,台灣沈沒。



台灣還有機會重生,只要我們願意。



延伸閱讀:
  1. 500% 的陰謀 - 人工糖精阿斯巴甜(aspartame)通過美國 FDA 審查的骯髒史
  2. 發表在 JAMA 的歷史真相:半世紀前美國糖業協會花錢找哈佛教授代言,將心血管疾病風險推給脂肪!
  3. 紅酒及葡萄籽中的白藜蘆醇(resveratrol)有沒有效?從研究界的「腳尾飯事件」說起
  4. 明明藥物有將疾病「控制好」,結果卻「容易早死」! 這...怎麼辦?該吃不該?
  5. 加拿大學者 Dr. Ranjit Chandra 捏造研究數據,為了自己創立的維他命及營養免疫學事業
  6. 不只有黑心食物,還有黑心醫學文章!
  7. 科學研究不當行為,是該入罪化(criminalise)了
  8. 黑心的何止台灣的油鹽醬醋,還有美國、加拿大100% 純造假(不純砍頭!)~~的 「草製藥品」!(一)
  9. 黑心的何止台灣的油鹽醬醋,還有美國、加拿大100% 純造假(不純砍頭!)~~的 「草製藥品」!(二)
  10. 諾華藥廠沒有通報2579件嚴重藥物副作用
  11. 美國2013年對藥廠祭出罰金的前十大...
  12. 2000億台幣罰金的啟示!

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全宇宙最具毀滅性的物質: 糖 - 全球的流行病



懂英文嗎?為了健康,強烈建議你仔細聽,這是一場從歷史角度出發去審視糖對健康嚴重傷害的影音。

這位說真話的美國醫師,為了從政策上去改變食品業,還去加州大學修了法律相關的碩士學位,因為他同意一句話:「 All significant advances in population health require and involve the use of law」(所有跟族群健康的重要進步都需要法律的介入)。

真的值得敬佩的人,往往你我很少聽到。為何?因為被媒體打壓。要說美國偉大,絕對不是歐巴馬川普希拉蕊等你我常聽到的政客,而是這種默默努力的人。

他說:

Alcohol is better than Soft drinks...」。他給了兩個理由。

14天,每天喝三瓶蘇打飲料,立刻產生脂肪肝;開始不喝,14天內脂肪肝就可消失。

美國食物有60萬種中80% 都有摻入糖這成癮性的毒品。

癌症專家:打敗癌症的最好方法是...

要預防虎噬,就是避免走虎徑


Cancer expert says public health, prevention measures are key to defeating cancer -- ScienceDaily

JAMA oncology上面癌症專家說的:最好的方法,是預防

對抗肺癌?好簡單,就是吸菸。至於其他,例如大腸癌、子宮頸癌,就是篩檢疫苗,防微杜漸。

這觀點是名牌醫學院(例如耶魯)的資深醫師、教授說的,不是我的,我只是同意。這些專家從公衛角度去看疾病,我非常贊同。畢竟重要的是並非個人,而是群體。只要降低群體死亡率、罹病率,就是有效手段。

不在意單一個人的治療成效,而從群體角度去看(測量),才是看待療效(成效)的根本。看致死率

~~~~~~~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等到老虎找上門之後才要去想辦法解決,說實在的,難解。

說預防,想想,空氣、水質、水果,睡眠、菸草、酒精、運動、陽光、居家環境、化學物質、垃圾食物...。還真有不少東西是自己可以控制(預防)的,對吧?!

說到「不」,我有點想法。報紙,例如「XX健康網」、「OO」啥的健康相關網站,時常閱讀到「防癌最該吃的十種食物」之類的文章標題,然後文中一一列舉科學界發現該十種食物或成分所具有的功效,最後還要你「多吃一點才好」。老實說,我完全不信。

為什麼不信?所謂的「防」,就是「預防」,料敵於先。生活中的毒素已經夠多、且多到爆了,包括基因轉植作物都有人非常重視其潛在風險。就算要防止某種疾病,最該注意的,也該是我心中飲食的天下第一條最該注意的原則:「病從口入」。

對!病,往往是吃下去的。也因此想要減少罹病機會,最重要的當然是不亂吃東西。哪些東西最不該吃呢?我心中首選是:

摻糖的飲食。主要是添加高量糖份的珍珠奶茶、巧克力、優格、洋芋片、蛋糕、餅乾、糖果、瓶裝果汁、運動飲料、機能飲料、牛奶、罐頭、巧克力棒、沙拉醬、甜甜圈等都是。

理由?呼應一下本文標題,因為我相信「糖是致癌物」。這是閱讀了多本專業書籍及醫藥研究文章後認同的想法(幾位權威專家相信)。

癌症基礎研究若不可信...

有多少釣者願意承認辛苦一天後卻是「空軍」收場呢?






可以讓醫界動搖國本的,這議題在國外廣泛被討論。

簡單說,癌症研究的結果往往無法被複製。理由?從台灣 A 咖教授數據被質疑造假去想。

換句話說,目前癌症治療的可信度...自己猜。


文章第一句話就打死後面了,所謂一步錯,步步錯:The hardest part, by far, was figuring out exactly what the original labs actually did.

表面好看卻實際上錯誤的假設理論一路推演下去,當然是「步步錯」。只是說這個,醫界應該沒人願意相信,一般民眾就更別說了。

一起喊爽容易,有錢一起賺;喊痛,等於學者在出資者面前自我否定,皆大...不歡喜。

惡魔的勝利



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Edmund Burke (1729-97)

強強洗澡,無力的雙腳


強強12歲。除了血尿越來越嚴重,腿部肌肉越來越無力,尤其左後腿,走路時總拖著步伐,看似一拐一拐,且腳步聲不同於以往輕盈。

還有,因為左腳無力,尿尿時得平衡身子,這動作也越來越不容易,他開始用右腳去保持身體的平衡。也因此尿往往會灑在位置已經放在偏中間的右腳上。每次尿完後,愛乾淨的他總是不斷地舔。以前只需要舔雞雞,現在連右腿也舔。

也因後腿沒有肌肉,現在他小跑步時更像兔子,雙腿一起不斷彈跳著。

剛剛帶他洗了溫水澡,讓他泡了 10 分鐘。一邊泡,我一邊禱念,誠心希望上天保佑,讓他平安度過今冬。

旁邊的奔馳則持續不安分,一直扔球,要我跟他玩。我先將強強身體洗好吹好,換上乾淨褲子,然後抱他去旁邊有暖氣的窩,然後再來收拾奔馳。

此刻,兩老狗已安睡。我卻想起父親臨終前也是無力無肌肉的雙腳...。

暴亂前,要有暴亂的準備。


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

swimbait 假餌



用了 3 年假餌,軟硬兼施。軟的,就喜歡用這類長相像魚的,感覺自己用這類餌比較像在「釣魚」。餌的長度 2.5 - 5 吋之間比較好用。

再談一次,許多人對於釣魚、刺魚(spear-fishing)這類有意見,認為手段殘忍。可我看,這類捕獵方式才是讓世界資源可永續經營的取魚方法。

想想,大型商業捕魚方式是大小通吃。一張通天大網下去,有時連鯨魚、海獅、瀕臨絕種的珍貴海龜也無法倖免。也因此,相較於大型商業漁船,釣魚人刺魚人的所有魚貨都是用生命辛苦換來(溺斃、魚攻擊...等風險),且數量極其有限。

最近台灣在吵釣魚問題


我淺見,台灣得天獨厚,結果被漁業發展搞得休憩釣魚無法正常發展。以我標準,近海或岸釣的釣果只能以失望形容。我也許錯了,但感覺政府態度是認為漁民已無法生存,休憩釣魚只好犧牲。這,大錯特錯!

台灣地理條件佳,我來看,以長期觀之,大可發展觀光、釣魚,甚至觀光釣魚相結合的海上休憩活動。呵呵,談遠了,主事者應該有長遠規劃,認真看待釣魚活動,規劃一套可永續經營的制度。例如教育、安全裝備要求、釣魚執照(例如收入可用於釣魚活動的推廣或環境維護)、魚生態追蹤...等等。

看看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釣魚資訊: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一卡熱量就是一卡熱量?加工食品、變調的實驗(食品添加物陰謀大解密)





這世界,被黑心XX商弄得人心惶惶,人命都不是命。例如走在田野,會被地雷炸死;活在都市,會被工業污染搞壞健康;在廚房弄東西吃,也要小心異常,一不小心,會被自己買的食物毒死。

聽聽這位我敬佩的專家Robert Lustig, MD醫師用歷史講真話。

1960年代,口號「讓婦女從廚房解放出來」,瓶瓶罐罐的加工食品開始盛行。誰資助的?呵呵,自己看。

有人說這不是「陰謀」,問題是,若這不叫陰謀,那麼什麼才算?我想說,生涯規劃、賺錢、治國、政爭、甚至戰爭、往生,通通都需要私下規劃(陰謀)...才能做好。陰謀不夠,甚至得靠陽謀,需要睜眼說瞎話,例如「他們藏有WMD,所以一定得打!」

此演講重點之一,盡力避開糖份。

葡萄糖是身體最重要的能量,但並不需要從外部攝取,因為身體自己會製造。...

可口可樂中含有咖啡因,也有鈉。為什麼?因為咖啡因利尿,將水從身體排出去,還有 55 mg/瓶的鹽,這也會讓你口渴。所以你喝可樂時,會讓你覺得更口渴。那,為何可樂汽水中還加了糖?因為要掩蓋鹽的味道...不加鹽巴的可樂賣不好,只好退出市場。Robert Lustig, MD醫師稱這是「Coca-cola conspiracy...」。他說,這些公司知道他們在幹什麼,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糖份與疾病關係:

有因果關係:
  • 糖尿病
  • 心臟病
  • 脂肪肝
  • 蛀牙


有相關:
  • 癌症
  • 失智

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

Fat Chance:



重要影片,暫時放這。

對於糖份健康風險的大眾宣導...公立大學,還是功利大學?




同樣是拿納稅人所支付的薪水,加州大學學者跳出來用影片宣導。影片中學者對大眾健康著想的用心,非常值得肯定。有心教育大眾的學者成立了網站:SugarScience.org | SugarScience


影片提到:

糖類會成癮,且成癮在腦部的影像變化跟海洛因成癮的腦部影像是一樣的!

人工糖精會跟糖份體內的作用一樣,造成體重增加,以及 Glucose intolerance...!

人工糖精會殺死體內某些正常細菌...

若要非得用糖,相對於白糖,適量(糖總攝取量:女性一天 6 匙,男性一天 9 匙最多)蜂蜜或許對健康還算好一點(保護心臟),大部分是葡萄糖,但還是要看產地...

喝啤酒會有啤酒肚;糖也是,會有「糖肚」...!兩者代謝方式是一樣的。

至於亞洲人常吃的白米?因代謝需要的時間比較長,因此害處似乎稍微小一點。

運動時若不能喝運動飲料(高糖份),那麼需要喝什麼來補充電解質?系統性回顧的研究結果說,喝運動飲料沒有好處,喝白開水最好!


~~~~~~~~


台灣呢?公立大學學者從事了多少教育大眾的責任?或,繼續瘋狂爭取 SCI 分數?

500% 的陰謀 - 人工糖精阿斯巴甜(aspartame)通過美國 FDA 審查的骯髒史




影片很完整,跟我閱讀的其他資料來源一致。我特喜歡一邊說故事還一邊有漫畫可看,哈哈。

上面影片(糖與人工糖精)發表在 2014 年,之後在2016年9月發表在JAMA的文章(請見:發表在 JAMA 的歷史真相:半世紀前美國糖業協會花錢找哈佛教授代言,將心血管疾病風險推給脂肪!)又提供了一些故事背景,也算是將真糖假糖的故事拼得更完整些。

先簡單補充一下糖的資料,後面主角阿斯巴甜才出場。


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強強身上一粒,不治!(二)


19 世紀:鴉片 ;20 世紀:香菸;21 世紀:糖




最近花了點時間閱讀 Gary Taubes的兩本著作,剛好看見登載在英國衛報的文章:

Is sugar the world's most popular drug? | Gary Taubes | Society | The Guardian

就給個預測吧,時間就訂在這天,至於驗證呢就或許等個數十年。

以下類比:

19 世紀:鴉片(對健康傷害小一點)
20 世紀:香菸(傷害大)
21 世紀:糖(傷害恐怕最大)



會流行的都很難是好東西。






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

從李斯德林漱口水到降膽固醇藥物...從歷史出發



我常想,所謂的「治療」,往往只是針對表相。想像一下,若醫療人員不針對某疾病,就說青春痘好了,不針對青春痘主要成因(內分泌、清潔...)去治療,而成天只是想要「磨平」青春痘...。

一粒一磨,永遠磨不完...。


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新書:The Case Against Sugar(作者: Gary Taubes )

不是熊掌,
是吾家猛犬!


What Not to Eat: The Case Against Sugar - The New York Times

Amazon有賣電子書

今年 60 歲的作者Gary Taubes 畢業於哈佛大學、史丹佛大學及哥倫比亞大學。 2002年他在紐約時報以一篇「What if It's All Been a Big Fat Lie?」來支持在1972年發明的Atkin飲食法(多食用高脂肪、降低碳水化合物)而引起極大爭議。2002年,嗯,當時美國醫界可是極盡嘲諷這飲食,說鼓吹這種飲食方式的 Atkin 醫師是騙子、詐欺。

長期以來,美國醫界推薦「低脂、高醣」飲食。

有趣的一個歷史是,當時學界對於哈佛大學教授 Walter Willett 所進行大規模研究所獲得結論選擇視而不見。有興趣的應該看看 2002 年那篇文章。這份報告有趣,內容豐富,包括指出人類在10000年前的飲食中根本沒有糖份!(直到農業發展起來之後才有)

總之,利益團體用文章反駁 Gary Taubes 將脂肪視為健康、而醣類是不健康的營養成分的見解。他當然也用文章反擊...。有興趣的可Google他與各界「教授」(記住,這名詞已是貶抑詞)豐富的對戰記錄。

總之,當時的 Gary Taubes 已認為醫界及美國政府依賴被錯誤解讀的研究數據來制訂所謂健康飲食的指引。他認為精緻醣類才是心臟疾病、糖尿病、肥胖及許當代疾病的主因。這個見解,是早在去年 JAMA 那篇文章發表前10多年就已寫下。

去年9月發表在 JAMA 的研究確認了他長期以來對於營養見解的正確性(嚴格說,離真相更近了一些)。當初那些攻擊他的學術界(尤其是史丹佛、哈佛大學教授)的聲音應該都閉嘴了吧。

重點是,為何長期以來那些支持脂肪的聲音(包括多個重要研究的數據)多被掩蓋,而支持(嚴格說是放任)醣類的聲音(且沒有明確科學證據)卻成為官方營養指引呢?

呵呵,也不用奇怪了。美國官方報告都說911事件時兩架民航機能精準撞上兩棟大樓,撞穿後還能讓三棟大樓(包括一棟小的根本沒撞到)以自由落體的速度瞬間以舊大樓爆破的方式崩倒。有這種「官方」,官方的啥說法也都不奇怪了。

喜歡偵探小說的,應該會喜歡 Gary Taubes 著作:Amazon.com: Gary Taubes: Books, Biography, Blog, Audiobooks, Kindle

可惜這年頭,台灣愛讀書的人似乎少了,有能力即時吸收外文資訊的更少,這也是為何台灣與英語世界資訊有相當的「時間」落差。還是一句話,主動獲取正確資訊,有更多機會照顧好自己健康。

2016/12/27 出版
這書在「author's note」單元的最後一段話是:「If this were a criminal case, The Case Against Sugar would be the argument for the prosecution」(中文:如果這是一個犯罪案件,那麼這本書就是起訴檢察官的論點。)。嗯,這聽起來跟上個世紀起訴菸草公司時的「需要」很類似。如有雷同,純屬...歷史。





延伸閱讀:




2017年1月1日 星期日

跨年,我裸奔 ...

半夜 11 點 50 幾,外面零下 8 度(體感零下 12),加拿大首都在大雪中進行著跨年活動...。

活動...嗯,好吧,我也來活動活動。我先將強強送去陽台尿尿,然後將全身脫到剩內褲,在後院雪地沿著外圍灌木叢跑了一圈。哈哈,也算跨年「活動」。

乖乖!這冷天 ... 進門時眼淚、鼻涕早就收不住,而且,因中途小滑了一下... 趕緊洗澡去。

沖熱水澡時也暗自決定,明年 3 月在後院盛大舉辦,活動名稱是「50 全裸路跑  」。